2018年11月22日星期四

痛到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生产记录Part 2

满心期待天堂针来打救我,只要硬撑多一下下我的疼痛就能解脱了,哟呼!!

Abang带着护士进来,我以为自己可以签名进行无痛分娩的手续。护士却说医生给我准备了一剂注射臀部的止痛针,让我考虑一下不如先注射普通止痛针,原因是医生觉得我熬过五指就很快能进入生产阶段。

我就这样被说服了!!(我真的不该被说服的啊!!!)为什么会被说服呢?此刻的我已经疼到冒汗,也不想说话,整个人的意识都集中在小腹,估计还没疼到需要喊叫的地步,所以我接受了医生给我准备的普通止痛针。

那支止痛针实际上是一种让人昏昏欲睡像吗啡的药物。我整个人好倦好倦,只是痛根本没能止多少,我使劲抓着abang的手,也发现自己双手出现了不能自制地抖动。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字:疼!!唯一的想法就是TMD到底几时才能生啊!!!

前前后后又继续疼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护士还进来给我插了尿管排尿。很多妈妈说插尿管会让人痛不欲生,在我身上倒没啥感觉,也不晓得是不是阵痛指数掩盖了其余的不舒服。

终于逮到医生进来看我,二话不说跟医生说止痛药作用不大,可以让我打无痛分娩吗?医生建议我每次宫缩时不妨尝试吸笑气,它可以帮助适当的放松。我跟医生说第一胎时吸过两口,觉得气味很恶心,感觉对我效果不大

一旁的护士就帮我挂上了输送笑气的口鼻面罩,边挂边说吸入气体对胎儿好,因为笑气里有满满的氧气,可以提供我和胎儿足够的氧气。然后医生又速一声离开产房到楼下去工作,这是医生第二次缓下我想注射无痛分娩针的想法!!

留在产房内的护士一直鼓励我继续加油,并且持续跟我们汇报各种进展。为什么我连续两胎都会来这家医院生产,除了我对Dr Haw的信任,这家医院护士的正能量也是我喜欢的。特别在生产过程对我的服务,让我心中充盈着安全感。哪怕我痛到坠入地狱,我也很有信心他们会协助我顺利生产,我不要剖腹!我要顺产!一定要!!!

这笑气开始吸真的没啥帮忙,可是一旦吸多几口就昏昏沉沉,这跟之前有困意的止痛针是不一样。这种气体吸进去意识会变得有些模糊,肉体上是没有任何麻醉效果,痛依旧是真真切切的。

当疼痛感一波波猛烈袭来,我抓住身边仅有的笑气面罩大口大口呼吸着。一旦疼痛最高峰过去后,就要把面罩拿下来,由于疼痛间隔时间太短,我还没来得及拿下来又需要它了。大概是这样,我很快进入半梦半醒的幻觉状态,四肢开始痛得不知所措。

本来还克制着自己不要喊要节约体力,频密宫缩时真的管不了!!我很用力地扯着abang的衣服,甚至有一两次痛到忍不住朝他胸口挥了几拳。我觉得自己当下真的痛得失去理智了,身体更不自觉地蜷缩起来,隐约中感觉到有护士拿着毛巾贴心替我擦汗以及按摩脊椎。

笑气让我持续昏昏沉沉,这种昏沉最大的帮忙是让我感觉不到时间感。不过倒很清晰地记得每宫缩一次,就有种强烈便意,一阵阵想要排出便便的猛烈感。

护士很紧张地告诉我,宫缩时千万不要push,我的子宫颈还未彻底开完,这样强硬推着出严重的话会导致子宫破裂大出血。子宫破裂是会严重危及母儿生命,需要进入手术室进行紧急分娩。

这话一出,我家abang就屏住呼吸整个情绪如坐针毡,一直叫我不能push不能push。什么?不能push?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宫缩一来整个力道就往产道推着去,那种不自觉的用力连自己也开始心急如焚。

可以让我解脱吗?这过程也太漫长了!!!Abang边帮我拿着笑气面罩边鼓励我说:Ok的!很快没事!然后我用仅有的力气生气回了一句:我不Ok!非常不Ok!我要打天堂针!

生第一胎的时候,我形容阵痛犹如一辆卡车碾过身体的剧烈疼痛。这次是否也一样呢?No no,第二胎的疼痛极煎熬,仿佛有人拿着剪刀每5分钟剪掉我一根手指或脚趾似的痛不欲生。

医生又再我生不如死要求打天堂针时失惊无神出现在我面前,经过一轮内检之后宣布正式进入七指。话说只要宫口开超过五指,内检和之前比起来就没那么痛了,而且医生护士每次都趁着宫缩时进行内检,哪个痛比较难受?你说呢?

后来的后来我有问医生为啥我进行内检特别疼,医生说我的宫颈口比较深,医生摸不到就会更用力更深入,难怪我每次做内检都是钻心疼无敌痛。

虽然开到七指,但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无止境的剧烈疼痛,问医生此刻打天堂针还有效果吗?医生一贯他冷静的态度说药力注射下去怎样都有效果,只不过我已经开到七指,分分钟那支无痛分娩这头打了下去,那头我就可以生了。

那么我不就沦为全医院的笑柄?!!笑柄。。。我崩溃地喊道:我不打了!我忍下去!我可以的!!这是医生在假民主之下第三次缓下我打天堂针的想法,就打一支针罢了,需要那么一波三折吗?

从七指到十指其实就在半小时内发生,医生不让我打天堂针是有他的道理。只不过在那半小时里所有人包括护士、abang都处于心惊胆战,大家深怕我不自觉用力引发子宫破裂的情况。我自己早已被疼痛折磨得疲惫不堪,几乎身体每一个毛孔都在冒汗。

从七指到十指全开就是那种小腹炸裂痛加脊椎痛加憋屎的feel,很复杂却很清晰记住那可怕的感觉。直到护士将我的腿抬高,收起了笑气面罩,我终于意识到真正的战斗要开始了!!护士问我记得怎样push吗?我说没问题,赶快让我早push早解脱吧!!每次一痛我用力就对了!!护士听完给打气说我很棒!

医生说由于宝宝的脸朝上,生产时宝宝的头颅脊椎会不间断摩擦到我的脊椎,push宝宝的过程会比一般人吃多一点苦头。来吧!来吧!我拼了!

我火力全开用尽力气希望能尽快将宝宝生出来,每用一次力那面目狰狞到不需要镜子我也能想象。护士提醒我用力push之际臀部要紧贴床不能提臀,一旦用力时提臀伤口会裂至肛门,撕裂处就更严重。

前后push了三四次还是没有进展,我告诉自己再多的疼痛都是浮云了,这一次必须要把宝宝给成功push出来,用我那仅存的力气。第五次宫缩来了,我咬紧牙再次使劲把宝宝往外挤,加上医生帮我一把稍微移了宝宝的头(原来当时宝宝的脸略微向侧,需要靠医生协助移动),一大团温热的物体快速滑出了我的身体,然后就看到医生抱出一个紫红色的小人儿。

温馨提醒:以下的照片可能对某些人来说会有些不舒服,但也是生产最真实的画面。





我终于从地狱折返人间了!!这漫长的九小时生产过程正式结束!!整个人好松好松,刚才有多痛,现在就有多舒服,我找回人间该有的温度。我问abang我生了是吗?我好怕这是一场梦。

宝宝被抱出来时眼睛是睁大大,但却一声不吭,我期待那洪亮的哭声没在预期中上演。护士没有马上让我们进行skin touch,我迅速看了一眼他的四肢和手指脚趾,安心了。

护士在一旁替宝宝抽口腔里的羊水,我侧过脸跟他四目相投,我仿佛感受到他不哭是因为忽然离开了我身体而产生不知所措,当下的我并没有任何负面的想法。

看着彼此十秒左右,接着他就认真哭了两声跟我问好,真的两声而已就不哭了。题外话,推出产房之前儿科医生检查了宝宝,说我家儿子受到我注射的吗啡止痛针的缘故,他也一度处于昏昏欲睡,难怪出来时一脸神志恍惚XDD

四目相投当儿,我还有个很肤浅的想法,就是宝宝的鼻子真好看!!别人都第一时间看宝宝的眼睛啊!双眼皮啊!我却被他挺挺的鼻子吸引着,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小挺鼻呢!!

生产时完全没有剪阴,问医生需要缝针吗?他看了一眼说伤口很小很小,缝两针好了!咦,如果我不问的话是不是连一针也不必缝啊?!真的就只有两针,我能感觉到针两次扎进肉里头,但基本上没感觉出疼痛,也可能是之前太痛了,缝针的痛早已微不足道。

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缝针过程,我闭上眼睛休息,思绪依旧有些恍惚。这半梦半醒的感觉怎么那么真实,我忍不住又多问一次abang我真的生了是吗?这大概就是吸太多笑气的后遗症,忽然清醒反而觉得眼前啥也不实在。




直到护士把洗干净的宝宝放到我怀里,着他红扑扑的小身躯随着呼吸一起一浮,他的体温让我真真切切地知道这不是梦,是真的!我刚刚生了一枚新鲜的宝宝(这形容词似乎有点哪里不对劲?XD


宝宝很快就寻到奶源,我们第一次吸允很成功,他仿佛与生俱来就知道奶在何处,而且吸得很用力,哈哈!!我自然也享受着第一次成功亲喂的满足。(之后的哺乳之路就好痛苦啊!)

产后不到半小时,我们珍贵第一次亲密的接触,这个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小人儿,谢谢你健健康康地来到我身边,什么都比不上你健康重要了。

坦白说,当宝宝离开我身体霎那,没有预期般感动,也没有跟自己想象似的会喜极而泣。但是抱着他的那种爱似乎传达了更多语言无法形容的情感链接,其中更多的想法就是:啊!终于结束了!!




随后护士把床推进产房,问我能否下床从产床走几步到普通病床,再将我推离开产房。蛤?我才刚刚生完半个小时左右,确定可以下床吗?我跟护士说我试试吧!在护士搀扶着之下走了几小步,证明我的伤口真的算轻微。(伤口在隔天出院已经康复到不错,第三天在月子中心里已经行动自如。)

没办法挤进单人房,唯有入住了双人房。双人房唯一的不便就是邻床病人的丈夫不留宿的话,我的abang也没办法留宿。跟邻床病人打了声招呼,知道对方的老公不留宿,我就让abang回家去了,估计我自己下床上厕所是ok,真的不ok还可以按铃叫护士帮忙。

整个晚上躺在床上脊椎疼得要命!来巡房的护士看我没在睡就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说我的脊椎太疼,疼到我连移一移屁股都难受。护士问我需要止痛药吗?我说我在哺乳,能不吃止痛药就不吃,我心里其实也想着隔天疼痛或许会消失,真的很阿Q精神!!

脊椎疼主要就是生产时宝宝的脊椎头颅摩擦到我的脊椎,加上没有打天堂针的关系,我生产时使力不当,伤了我的旧患。结果这个脊椎足足疼了差不多六七天才彻底消失,坐月期间我还靠了tens machine去减轻疼痛。

睡不着也就无所事事,我就让护士将宝宝推到我房内方便亲喂。我们共度的第一个晚上是既平和又温馨的,红红皱皱的皮肤,张着小嘴努力在吸奶,忽然间他朝我咧嘴一笑,我真是心里乐开花了。这小人儿出生不到24小时已经会笑了,确实让我喜欢的不得了,毕竟是亲生的嘛!!!



后来我有认真回想当初刚见到丫丫的心情,似乎也是没有太大的激动。看到姐弟俩唯一相似的想法是,这初生的宝宝怎么都长得一脸丑萌?小老头脸,哈哈哈!!

不管是哪种感觉,从第一眼开始,这个孩子就注定会成为我们一辈子最难舍的牵挂,也会是我们爱最深念最多的缘分。



隔天出院时,我拜托abang到隔壁商场买了两打甜甜圈送到产房和医生的诊室,感谢医生精湛有效率的技术,也感谢护士无微不至的照顾。经历了两次生产,都是这个团队在协助我,在对母体最低的伤害之下让我和孩子平安。

好啦!我的生产纪实分享完毕,接下来趁我在上班之前会赶紧完成月子中心的入住体验,敬请期待吧~

42 条评论:

家勤 说...

天啊!你太棒了~!
听你形容那种痛,我想我是承受不了的~!

这几张宝宝照片,有像你的abang ^_^
现在要期待你的哺乳篇和月子篇了~!

Vachel 说...

天啊 那個痛到地獄的感覺,看你形容我也能感受得到
幸好Abang 一路陪著你呢
看著小人兒健康的,什么都值得啦!
當媽不是一般的偉大,現在才開始叻

Wendy Kho 说...

好仔细的一篇。新鲜的宝宝这形容词创意。看完整篇感觉撕心裂肺的痛。怕。。。

VS 说...

请问是哪家医院吗?

Imo Teo 说...

真的太棒了啊你,看到健康的宝宝,一切都值得了。

Unknown 说...

我好像把整个生产过程统统忘光光了~~

MIKIKO 说...

宝宝出生拍的那几张照片超唯美的!!!

Rachel 说...

看了这篇又让我回想起那个斯心裂肺的疼痛!!我一进产房内检后就已经看了4指,当时我第一反应是还来得及打天堂针耶,心里默默感到很幸运。无奈事实却是我的宫颈打开得比麻醉师赶来的速度还要快,所以最后我是要笑气熬到生产。其实我也觉得那笑气吸了会昏昏沉沉,护士老公对我说话我也听不大清楚,不懂是不是太过疼痛的关系。然后我也觉得生第二胎比第一胎恐怖,可能第一胎打了天堂针真的太舒服了。我也是产后半小时就被护士给拉起来去上厕所了,呵呵!一个很专业的医生和团队的确让人感到很有安全感,我也很庆幸我遇到了 :)

Joanne Chin 说...

看了好感动。又勾起我生产的回忆,生二胎了就不会再想生第三胎哈哈哈哈。 太恐怖了Lol。 索妈大概通了多久? 我生大宝痛17个小时, 二宝痛5个小时就"Putt" 出来了。哈哈哈

Sherry 说...

你实在是很棒,我很佩服不需要打 epidural 就可以生产的妈咪们,那个痛实在不是盖的!

EuniceQingFen 说...

真的是生出来那时候整个感觉就是松了!!!
经历二胎后就不会有要第3的想法了。

匿名 说...

索妈,你形容的好贴切。你的文字仿佛能一面读一面经历当初的生产痛!大爱abang拍的宝宝出生的照片!

你文字的爱好者, **Shirley**

克罗伊 说...

读的时候感觉心跳加速好象就在产房看着你生孩子,还要停下来深呼吸后才继续读。XD

靓妈加油,弟弟要是顽皮请原谅他。

淑琴 说...

omg , 第一张图超有感觉, 拍的太好了。 辛苦了

Hitomi喜多米 说...

这样的生产记太珍贵了,完全可以真实的感觉到你那时候撕心裂肺的痛啊。我无法写出来,大概除了痛,就是文笔形容不出来的折磨,你是每个阶段,从2cm到10cm描述得巨细无遗,服!生孩子确实是生死一线间地狱走一回的重生感觉,我生第二胎时连止痛针都没打,全靠笑气,感觉是灵魂不断的脱离身体又回到身体,把一个生命带来这世上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神奇与神圣。

Hitomi喜多米 说...

还好我有记录啊,找到那时候的文字记录,跟你分享一小段:-
*那种感觉真的很漂浮奇幻,
就好像有一个灵魂从另一个空间告别了自己,
然后被吸了出来又穿梭进另一个躯体般,
说不出有多久,仿佛很漫长又仿佛很短暂,
一边吸着nitrogen, 一边灵魂出窍般飘着飘着,
可以感觉死亡的距离是那么的靠近,
就这样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边缘里徘徊,
偶然一幕一幕的难忘回忆涌上来,
突然一些认识的人闪过脑海,
不过更多的时候是无法思考,只有强烈的信念在默默支撑,在默默祈祷,
或许应该是到达痛的最高境界了吧#

sk 说...

真的是一篇很写实的生产文,唤起我生产时的痛楚,那时生产后经过几年遇见孕妇都会有一种庆幸要去生产受苦的不是我,呵呵。迄今忘了痛楚又有点后悔应该要勇敢拼多一个,女人就是很矛盾啊~

只能佩服的说你还真会忍受痛啊!看了baby的照片还真是感动,妈妈真是伟大,你很棒~赞赞赞

spongejade 说...

好仔细! 期待以后的文章~~

Eugein 说...

生产后看到宝宝仿佛一些疼痛都是浮云,痛过才是真汉子,哈哈哈!!
像我abang吗?他听到会很感谢你,目前为止大家都觉得他最像我爸爸他外公XDD

Eugein 说...

确实有感是那种来回人间地狱的感觉,痛不欲生的痛!!!
妈妈的伟大不仅仅在生产,从孕期到生产到哺乳到养育每个阶段都很伟大。

Eugein 说...

不怕不怕!!当你正式经历过生产就会觉得自己很牛逼,以后是天不怕地不怕了!!:p

Eugein 说...

Columbia Asia Cheras - Dr Haw

Eugein 说...

最重要大小平安,疼痛始终会过去的!!

Eugein 说...

你的生产太神速,大概三言两语就能交代完!!:)

Eugein 说...

照片就是真真实实的生产过程,我原先还想着要不要转成黑白照,但看起来也不算血腥就不调色。
希望这些照片不会给未婚的女生带来生产的恐惧症(这是唯一的顾虑)。

Eugein 说...

我们的经历差不多很相似,只不过我第二胎没你那么神速(极羡慕!)
吸了笑气就是一种自己处于另一个空间的感觉,似真似假的,所以我生完之后在很短时间内连续问了我老公两次我是真的生了吗?像做了一场大梦。
专业又有效率的医务人员团队确实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并不是不相信政府医院,只是我不想碰运气,一次也不想!!

Eugein 说...

生丫丫时我在产房呆了18小时,Anson弟弟则让我在产房呆了9小时。
大家都说第二胎会比第一胎快一半的生产时间,这确实不偏不倚发生到我身上了。

Eugein 说...

我也很想打天堂针啊!!只是事与愿违XDD

Eugein 说...

哈哈!可能你过一阵子就生起生三胎的念头XDD
生产的痛其实过些时间会淡忘,倒是照顾新生儿的累不想再循环发生了。

Eugein 说...

我能文字能让你身其历境也是有点骄傲的,呵呵呵!!
生产过程的珍贵照片是我们送给宝宝的第一份礼物,记录下他初到世上的模样。

Eugein 说...

你真的好好!提前为弟弟报备~好吧!看在你份上,我会原谅他的!:D

Eugein 说...

谢谢捧场!!

Eugein 说...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仿佛肉身和灵魂短暂分开,自己陷入另一个空间感受肉体发生的一切!
你才厉害,把这种似梦非梦的感觉切切实实形容出来,牛逼啊!!
除了没有一幕幕的回忆和认识的人闪过(这种感觉好像回光返照XDD),其余的几乎就像你说的一样。
痛到最高境界对我而言就是内心没有恐惧,就是拼尽全力到冲线区!!

Eugein 说...

我现在生产完逢遇到生超过两胎的妈妈都带着敬佩的心,她们都是一群伟大的女人!!
为什么上天要让女人孕育生命,拥有这种特殊的使命,大概就是我们那善忘又勇敢的本性,哈哈哈!!
我总觉得生产的疼痛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刻,不成功变成仁,我就是不要剖腹啊!!

Eugein 说...

谢谢捧场!!

Sylvia Lye 美魔女 说...

看到宝宝出来的第一张照片,真的好感动好感动啊!!!
好可爱的宝宝!! 生他的痛楚都会忘光光的!!
妈妈真的好棒好棒!! 抬伟大了!!
也让我想起我生3个娃的经历~~ 呵呵~~
期待你接下来拍多多宝宝可爱照片!!

Choi Yen 说...

好帮你省钱的医生喔,哈哈!
因为我是剖腹(子宫口不开)所以没有机会经历自然产的痛楚但我相信看见宝宝出生的那一刹那就会觉得一切是值得的~
给你十个赞!

Eugein 说...

你更棒!生了3个孩子,我很是敬佩的!!

Eugein 说...

我的医生是出名替病人省钱,催生那天让我半夜入院主要是他说可以省一天住院的费用,呵呵呵!!
什么方式生产都是它的风险和煎熬,我很怕很怕剖腹,比自然生产阵痛更惧怕!!

~珊姑娘~ 说...

棒棒哒~
我完全可以理解那种疼痛,我第一胎也是催生的还什么都没打所以真的完全了解!真的!觉得妈妈真的太伟大啦!
而且你的时间还那么长,好辛苦!抱一个~
孩子以后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匿名 说...

终于读完了!!
紧张到....像我们正在看电视连续剧!!!!抱抱你, 都过去
接下来,请期待生活仍然美好! fighting

from peiwen

麦姐姐 Mak N Lee 说...

那無法形容的痛楚,造就了媽媽更愛惜孩子!
回想當時生第一胎時痛得大叫,堅持不打任何止痛針還在當時吶喊痛了!老爺還在門外嚷著:不要再喊啦!(原來剛好有位準媽媽經過門外,看來被我嚇著了吧~哈哈哈)

麥姐姐